【身邊的初心使命】老兵王建平:黃沙·初心·綠蔭

      發布時間: 2019-12-09 10:00:39       來源: 鄂爾多斯日報       責任編輯: 李美瑩

????????風駐沙固、綠帶綿延,庫布其,這是1999年后的今天。

????????“說不緊張是假的,上臺前一頭汗一頭水,但真正開始錄的時候,反而淡定下來了,說的都是自己做的事情,實事求是嘛,所以就不緊張了?!彼燈鵯耙歡問奔湓謚醒氳縭猶ň呂改柯冀諛康那榫?,杭錦旗人武部的王建平笑著擺了擺頭,仿佛要甩掉面對每一個來訪者時的不自在。但后背挺直的坐姿,紋絲未動。

????????從側面望去,風蝕雨雕過的臉龐頗為立體干脆,棱角分明的骨骼愈發增加了硬朗,襯托出一雙更顯溫和明亮的眼睛。猛然想起了庫布其沙漠里那一道道不加矯飾而趨近刀鋒的沙脊線,和沙漠里載浮載沉的漫天星子。

????????可在王建平心里,沙漠并沒有這么多浪漫或詩意。這種并不美好的感覺,一直久居于記憶深處。

????????20年前,杭錦旗常被庫布其沙漠圍攻。王建平對孩童時代的印象,最深的莫過于放學路上狂突而起的黃沙。剎那間,太陽像一點燭光微弱地紅著,搖曳在彌天接地的黃里。在風沙的裹挾下,他一路跑回家,五官的“低洼地”全是沙子,舌頭都不敢翻動,一動滿口的“嚓嚓”聲。

????????1991年12月,16歲的王建平第一次離開家鄉,遠赴原北京武警二總隊十七支隊服役,1993年10月入黨,1995年12月退伍歸鄉,在部隊榮立三等功一次,優秀士兵兩次,嘉獎兩次。1999年3月到杭錦旗人武部工作至今。思路清晰、寥寥數語的履歷,并不能呈現王建平是如何在軍隊里通過刻苦訓練樹立起鋼鐵意志和吃苦耐勞的品性,更無法映照他在過去20多年來是怎樣在與黃沙的搏斗中培植了一片片新綠濃黛。其中流動在一年又一年的那些鮮活故事,王建平很少向人提及,“我是黃沙里長大的,讓黃沙披綠裝,是每一個杭錦旗人的愿望,更何況我還是一名軍人,以這種方式保家衛國,是責任也是義務”,王建平表情認真地說。

????????23歲的王建平一到人武部工作,便是到生態基地種樹,無休無止地種,無顧風霜雪雨地種。他和同事們把帳篷搭在沙窩里,清晨起來訓練一個多小時,便開始了挖坑、澆水、培土,三個步驟下來,耗費的體力卻是在沙漠之外的地方種樹的幾倍以上。正常的一米見方的樹坑,在這里要挖到近兩米,沙子不斷地往下溜,人手里的鐵鍬不敢停;樹苗種下去,要到三公里之外的水井里背水,一桶25公升水澆下去轉眼只變成了一片顏色略深的水印。

????????“種一棵樹下去,大家都累得夠嗆,但誰都不敢歇,得和黃風搶時間呢?!蓖踅ㄆ降幕壩?,不見波瀾。

????????當問到那時候的種樹成活率如何時,王建平的語調陡然提高了:“大家拼命干,半月二十天過去了,好不容易種下了一片樹,睡一覺起來,樹苗全都被大風兜起了根,七橫八豎到處都是,真是心寒了?!?/p>

????????就這樣,王建平和同事們一次次向黃沙宣戰。三四月份,倒春寒和著沙塵不停地侵襲著這些移動的“迷彩綠”。白天,汗透衣背。晚上,風籠四野。熱氣漸至于無,“大家冷得直打顫,實在受不了,就買白酒御寒,一人抿咂幾口,才能睡著?!蓖踅ㄆ教寡云涫嫡饈俏ス嫻?,但是領導默許了。

????????這種特殊的情況總是伴隨著沙漠里孩子臉一樣的天氣,瞬息萬變,自然也需要特殊之解。有一年,王建平和同事們在沙漠里一呆就是三個多月,最難熬的不是口干舌燥或不洗臉不洗澡,因為水貴如油。而是煙癮犯了煙卻沒了,“卷沙柳葉子、燒兔子糞,啥招都有”,王建平撓著頭說,有些不好意思。

????????千淘萬漉雖辛苦,吹盡黃沙始到金。在王建平和同事們的努力下,人武部的生態基地也由原來的不毛之地變成了大漠綠洲,他與同事們共同研究出了“容器植樹法”“攆沙騰地法”“前擋后拉法”等20多種植樹護樹方法,并與時任杭錦旗人武部政工科干事趙日斌和蒙古族戰友軍事科長畢力格用蒙漢兩種文字共同編寫了《沙漠治沙造林方法小手冊》,給周邊農牧民發放推廣,大大提高了全旗生態建設成效。他還經常深入到生態基地十多戶牧民兄弟家中幫助指導沙漠種樹,并與他們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熱血潤黃沙,丹心護星綠。當一棵棵小樹苗在沙漠里抵風沙、織綠帶,生態的“溢出效應”不斷擴大:“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綠色發展理念在這里落地生根、茂密成蔭;一叢叢綠樹成為群眾的“搖錢樹”,農牧民不僅再擁良田,還發展起了林下經濟,為脫貧致富激發了內生力。

????????這20年,與風沙鏖戰,他是真正的戰士,軍人的血性暴露無遺。但說到家人,他頗有些“氣短”。2002年,他正在基地植樹,一天夜里一歲多的孩子突發高燒,妻子抱著孩子跌跌撞撞摸到醫院,卻沒有錢住院,電話打到基地,他安慰完泣不成聲的妻子,又聯系親戚送錢到醫院。他卻因為工作,始終沒有回去。

????????“他就是這么個人,只要單位有事兒,不管家里多大的事兒都得放下,但聽到別人對他的評價,我還是覺得付出是值得的,感覺到挺幸福的?!逼拮游盒》鎘行┪弈蔚致韻宰院賴廝?。她正是在王建平“舍小家為大家”的安慰下撐起了一個家,因為不管大小事,她很難“指望”上丈夫。

????????退伍不褪色,從毛頭小伙子到年過不惑,盡管脫下了那身“橄欖綠”,但王建平那顆軍人的“初心”始終如一,有任務第一個上,有困難第一個沖。

????????1999年至今,他高標準完成了旗直部門、旗民兵應急連和各學校的軍事訓練任務,累計訓練2000余人次。

????????2008年,他當時擔任人武部司機,黃河杭錦旗獨貴塔拉鎮奎素段發生潰堤險情后,在保障出車任務的同時,積極參與協助疏散群眾,連夜搭設帳篷,妥善安置了受災群眾,有的群眾不走,他硬是背出來。在參加大堤實施爆破泄洪中,連續3天4夜只休息了3個小時,圓滿、安全地完成了防凌搶險任務。

????????2015年,第十屆全國少數民族傳統體育運動會在鄂爾多斯市隆重舉行,運動員、工作人員和嘉賓等參會人員總規模超過1萬人。王建平帶著民兵應急分隊進駐運動員村30天,執行安保任務,他協助部領導先后組織應急隊員學習了各民族的相關風俗習慣,要求隊員嚴格尊重民風民俗。3次組織民兵應急隊員對所負責的2棟住宿樓進行了地毯式安全大排查,排查隱患19個,圓滿完成安保任務。

????????這兩年,王建平又化身“駐村干部”?!敖ㄆ槳鏤腋欠孔?、打機井,指導我種樹,發展林下養殖,他聽說我窗戶漏雨,馬上給換了新窗戶,對我真的是幫助很大,我只有大干、好好干,才能對得起人家?!蔽嵴虬⑺茍虜櫚某趁糯錮炊櫚廝?。

????????……

????????“以部為家、以干為本,以苦為樂,以武為榮”,這是當年王建平剛進人武部時的“受訓詞”,時至今日,一言一語早已鐫刻在他的使命里。山河不語,一如眼前并不善言辭、聊天總是能“聊斷”的王建平,但歲月無欺、日月為證。

????????漫漫庫布其沙漠,一次又一次隱匿了王建平的足跡,但他的初心卻在葳蕤生長,一似黃沙入定,一似綠樹入夢,一似世間所有的擔當都鑄成了脊梁。(記者 張曉艷)



友薦云推薦

{ganrao}